首页 | 品牌 | 微博 | 展会 | 专区 | 商城
问茶 | 资料库 | 帮助 | 追溯 | 手机版
中国 [切换分站]
请您选择茶联网分站:
  茶叶资讯   茶学院   视频   图库   行情   贸易商机   茶店通   人物   媒体   买卖街   茶业招聘  
茶叶知识 茶艺茶道 商务礼仪
植茶制茶 茶叶加工 市场营销
乌龙茶 红茶 绿茶
白茶 黄茶 黑茶
看图说茶 茶山茶园 茗茶荟萃
茶艺美眉 茶楼茶馆 茶具一格
高级人才 茶艺/服务 营销/管理
网络/企划 种植/加工 行政/办公

紫泥新品泛春华 闲话宜兴紫砂壶之泥茶缘

2014-08-25 来源:金华晚报  编辑:小道消息 [热度:℃,人参与讨论]

紫泥新品泛春华 闲话宜兴<a href=http://news.teauo.com/Teaset/Purple/ target=_blank class=infotextkey>紫砂壶</a>之泥茶缘

    “人间珠玉安足取,岂如阳羡溪头一丸土”,是清代画家王文柏《陶器行赠陈鸣远》中的一句。“阳羡”为现江苏宜兴古时称谓,“一丸土”指的就是紫砂壶原料——紫砂泥。

    陈鸣远号石霞山人、壶隐,康熙年间的知名紫砂艺人。诗画友王文柏赠写给他的这首诗,不仅赞叹陈鸣远技艺绝伦,也将紫砂泥提升至珠宝玉器的地位。

    那么,这“泥”又怎么会成旧文人心头之欢?

    正如“园无石不秀,室无石不雅”一般,世上之物只要有了文人骚客的垂青,往往会派生出众般风雅之事。紫砂泥最初作为陶土为盆为瓮,除了质地细腻并不令文人待见。之所以名声日盛,与其为壶密不可分。

    如果说“曼生壶”(详见本刊7月20日“壶话壶说——曼生壶”)以“字随壶传、壶随字贵”的文人特有审美取向,成就了紫砂壶由工艺品到文人艺术珍品的质变,那么就不难理解对紫砂壶历代文人和衷共济的原因所在。

   “松风竹炉、提壶相呼” 早期文人的一大乐事

    茶是中国人的国饮。从三皇五帝时代的神农氏发现起始,茶历朝历代也没在人们的生活中间断过,以至现今民间还保留着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的老话。不过,在茶的喝法上,至少在明代以前,与现今通常的冲泡的喝法有着很大区别,煮着喝是传统。

    唐代陆羽所著《茶经》是迄今发现的最早、最完整、最全面的关于茶的专著。陆羽也被誉为“茶仙、茶圣”,中国茶道的奠基人。在该著作中关于如何煮茶单独成篇,即便煮茶的沫饽也评价有之,但至终对冲泡之说未著一字。尤其是在饮茶器具上,陆羽对当时各地的瓷碗做了比较,让我们金华人引以为豪的“婺州窑居全国第三”就出自此。煮茶以铜(器)为佳,饮茶以瓷(器)为美,在唐宋以前是普遍看法,紫砂壶成为知名的盛茶用具是明代末年的事了。

    陆羽的《茶经》中表明,唐代的制茶工艺已相当发达,不但产地多,而且粗茶、散茶、末茶、饼茶等形制并存。但品茶时不论何种形制的茶叶均“乃斫,乃熬,乃炀,乃舂”,甚至还加入葱、姜、橘皮、薄荷、枣和盐等调料一起煎煮。在用器上,碾子、风炉、水方、夹、瓢、纸囊等十分讲究,过程繁复。因煮茶历时较长,故而“煮茶论诗”也逐渐成了古文人聚会的一大乐事。

   “废团茶、兴散茶” 成就壶具成为艺术的可能

    煮茶的方法,不但麻烦,尤其是加了调料后喝起来也没有茶叶的本味。宋元以后,不加入调料的泡茶,逐渐开始在民间流行。与“煮茶论诗”的文人士大夫不同,普通百姓更习惯将粗茶、散茶直接用沸水冲泡的方法喝茶,盛具更是五花八门。

    皇帝的喜好往往可以左右一个时代的风尚。冲泡这一相对简易的饮茶方法在明末之所以盛行,且紫砂壶日益被文人骚客所看重,与明代开朝皇帝朱元璋也不无关系。

    据史料载,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九月朱元璋下诏“罢造龙团,惟采芽茶以进”。朱元璋出身贫寒,在他称帝前的所接触的基本是流行于社会底层的散茶,因此对散茶有亲近感,秉性简朴的他认为茶农们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制作饼茶、团茶,而达官贵人们花费大量金钱“斗茶”,资源投入甚大,过于奢侈。因而废除了制团茶进贡的条例,散茶由此成为饮茶主流,这为冲盛的壶具制作成为艺术提供了可能。

    在紫砂壶发展史中,被称为鼻祖的当属供春壶(树瘿壶)。从有关文字记载来看,供春为明代正德年间一书童,又称龚春。因陪伴自家先生侍读于寺庙,仿学该处制陶老僧做成一款类似庙旁大银杏树的树瘿纹样紫砂壶———树瘿壶。这一照着自然形态制作的紫砂壶凹凸不平、显得质朴古雅,非常契合文人的情趣,供春一下子出了名。据传,后来供春也做过“龙蛋”、“印方”“六角宫灯”等壶,但最被人看重的还是他的处女作“树瘿壶”。有旧志称该壶时值五百金,且求壶者趋之若鹜。

   “可以清心也,心也可以清” 紫砂壶终成古文人的“水立方”

    不可否认,对紫砂壶推广的作用,供春当之无愧。从其从僧人处学艺,可见民间制作紫砂壶历史还要久远。由此,称供春是第一位由于做紫砂壶而出名的人,可能更为妥当。

    供春始,紫砂壶与文人墨客挂上了钩。其间,究竟是晚明文人的萧疏影响了紫砂壶,还是紫砂壶的朴雅感染了晚明文人,难以言说。总之从明代中叶以后,坊间制作工艺蔚然成风,名家辈出,紫砂壶的款制也翻陈出新,不断有精品问世。尤其是在时大彬、李仲芳、陈明远、杨彭年等此后制壶知名艺人的经营下,紫砂壶终成为文人案头的珍赏,甚至达到“收贮将同彝鼎玩”的程度。

    不难发现,“可以清心也”这首回文诗在紫砂壶中时有闪现,但无论“清心也可以”抑或“也可以清心”,反映的是一种文人心态。明代文人追求自然天成、以朴为雅的审美原则,品味上追求“清雅”、“脱俗”,心灵上追求“自由”、“性灵”。从很大程度上说,材质细腻、色泽沉雅,触手柔和,奉茶“暑月越宿不馊”的紫砂壶之所以得幸,与当时文人所推崇的生活景致和精神向往不无关系。明代系“大唐帝国”后的又一“汉文化”历史高峰,融合“儒、释、道”的传统思想体系得以高速发展。尤其到明代晚期,文人怀才不遇之消沉而“移情别恋”,无论是家具还是紫砂,给予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

    他们不仅懂得紫砂壶“能使茶汤气永清”的效用,更使得壶和茶相合成趣,精神化为一种平淡娴雅、质朴自然的茶文化特殊符号。这涤荡人心的清茶砂壶恰与他们那些空灵的韵语禅话、凄美绝伦的游园惊梦合拍,述发着生活上的荒诞、恣肆、孤寂、放达。

    窃以为,留存的都是经典的。每一款紫砂壶可以说都蕴含着制壶人及前文人的学养、品格、性格、才情,那壶身线条正如同先人遗留下的轨迹,有呼吸、有心跳。面对它,如果我们心中流淌的是一种感恩和感悟,或许你收获的将是先人们的人生智慧结晶。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帐号: 密码: 验证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作品内容涉及版权和其它问题,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尽快处理。

热评新闻

本日本周本月

茶叶论坛

买卖街正在卖